返回

帖子

回复
福利Time
每天千款天猫优惠券秒杀直播第一站 纯人工筛选验货,限时限量特卖,全场1折包邮!
广告图

【归去来兮‖白鹭】《断凡尘》 第二章-微小说-

兔子小姐 发表在精选心情日志42142回复
  • 『二』 春山的路陡峭险峻,复杂难行,若非常居于此的人,必会迷困其中。 我专心致志地胡思乱想,顺便带路。后面宋秋白和慕逐灵跟着,他们窃窃私语着什么,我没有兴趣。 “到啦。”我推开朝颜花围满的篱笆上的陋门。 我打量了两人神色,慕逐灵显然讶异,仿佛自己来错了地方。宋秋白倒是没有任何异样,依旧恭敬冰冷。 我示意两人进去见我师父,自己在外头摘花划水。 到黄昏时我肚子饿的咕咕咕叫了好几回,他们才慢悠悠地出来,看起来精神不错,果然,修道之人这么抗饿的吗。 师父喊我进去,我乖巧地听着吩咐。 “阿月,一会你带着宋秋白他们下山,到枢州城去,他们峄山派来此准备大猎,你可以去看看。”“师父,我走了可没人给你熬粥了。” 师父沉默了片刻,道:“无妨,师父会辟谷。” “……”好吧,我以为你会自己采野果子呢。 我挥别师父,表示自己一定会好好表现,尽量不丢咱们春山派的脸。 在柜子里摸几个铜板,我就像往常一样下山了,只是后面还带着两个人。 行到半山腰,我终于体力不支走不动了,他们都会辟谷,不饿,可我充其量就是一个待在特小仙门混吃等死的普通人,我要饿死了。 我往石头上一靠,摆摆手表示要歇会。“逐灵,你背她。”宋秋白冷声开口。“大师兄,我觉得吧。”慕逐灵细眯着眼,眉头微皱思考着找个合理借口。“大师兄,师尊呢,主要是把任务托付给你,于理,应该你背她。况且……”慕逐灵咽了咽口水,看着宋秋白面若冰霜,手有意似无意地游向自己的佩剑:“况且什么?”赶忙道,“况且你也不是不知,我无心仙道,日日纵情声乐,风流快活,身子实在是虚,背不动阿月姑娘……” 宋秋白脸色更不好看了,骂了一句:“亏你编的出这种理由。” 我觉得奇怪,仿若我有多么不堪一般,他们都对我避之不及。 起码平日里我也是师父惯着的,峄山也不是什么名门大派,倒是很会轻视人。 “我自己有腿,能走,不麻烦两位了。”我气鼓鼓地丢下语气稍重的话,扶着石头起身自己沿着路走,四际天色已暗,星河明朗,满是碎石的狭小山路极不好走。 若是没有后面两位,也不失为一个好夜晚。 忽然有人从背后牵住我的手,缓声道:“阿月姑娘,抱歉,是我们失礼了。” 我生气地甩开那手,心想不就是怕我不给好好带路吗,这时候假惺惺的。“家师所托,我必定会好好完成,两位不必多心。。” 虽然确实很饿,饿到我想跳下去。遇到这两个人我也太倒霉了吧,错过了饭点还得受气带路。 “阿月姑娘,冒犯了。”牵我的那只手毫不犹豫地将我拉过去,然后一把抱起。 我下意识地搂住他的脖子,不知所措地看着他。 “师弟,你身子虚,自己慢慢下去吧,小心点,我和阿月姑娘先走了。”宋秋白抱着我纵身一跃,留下慕逐灵呆在原地。 我回过神来,慌张不已,半山腰它也是悬崖啊!我是想跳下去但不是真要跳下去啊,我怕死啊啊啊,啊啊啊啊啊,我闭着眼死死抱紧他。 想到我师父唯一的爱徒、春山派唯一传人——我,就这样摔死了,不禁难过的涌出了泪(当然也许是被吓的),我死前还没弄明白自己的身世,甚至都没吃饱饭……想到这里我哭的好大声。“阿月姑娘,没事的。”宋秋白的声音难得缓和一点。 耳边有风声蝉鸣,没有摔下去。 他平静道:“在下轻功不错。” 我这才觉得安稳一点,甚至还觉得他怀里暖和又舒服。 这个人之前还对我避而远之,像是讨厌的不得了,现在又非要抱我下去,真是奇怪的人。“好了。”他轻轻将我放下,我站定,已经到小渡口了。他解开一叶小舟,载着我缓缓往枢州城方向去。“你们是不是很讨厌我啊?”我靠在船舱边问他。 宋秋白没有回答,望着天上闪烁的星子,然后,摇了摇头。 我又饿又困,懒得再追究,沉沉睡去。 一睡过去就开始做曾经做过的梦。 我一个人立在天地间,四周是无尽的荒芜,寒风萧索,日月无光,有黑色恶灵向我聚来。 我奋力奔跑,可是它们穷追不舍,我怎么也甩不掉,筋疲力尽,眼见就要陷入深渊。 直到一身白衣的公子执剑从天而降,如天神一般,将恶灵驱散,拥我入怀,低声道:“我会永远护着你。” 到这里我就醒了,所有的梦里,只有这个重复过几次,也只有这个不是噩梦。 宋秋白见我醒来,把目光移到别处,点点星光碎在江水里,淡淡的光辉将他笼罩。两人依旧无言到了枢州城。
    暂时没有回复
    头像 头像
    说说你的看法...

    精选心情日志

    今:0 昨:1 总:166

    分类导航